首页 资讯动态正文

信托公司业务-六大业务布局

信托公司业务-六大业务布局

一、加快向新基建投资业务转型


“十四五”规划提出“到2035年经济总量或人均收入翻一番”,“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”。在“需求收缩、供给冲击、预期弱化”的三重压力下,“稳增长”已取代“防风险”成为2022年经济工作的头号目标。在“适度超前基础设施投资”的政策指引下,加大基础设施投资成为核心重点。


首批公募REITs交出了亮眼答卷,9只REITs上市半年以来平均涨幅达19.17%。三季报业绩符合预期,项目基本面持续改善。市场预测,未来五年中国有望形成万亿美元的REITs市场。


信托公司传统城市投融资业务应加快向新型基础设施投资业务转型,充分利用REITs市场退出优势,提前布局优质新型基础设施项目,积极开展股权业务,共享新一轮基础设施投资红利。


二是加快新能源布局


“双碳”目标路线图明确,203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将达到25%以上(2020年这一数字为16.4%),2060年将达到80%以上。光伏和风电行业正处于快速发展的轨道上。市场预测,“十四五”期间新增装机500 GW/1000 GW,对应总投资分别为2.6万亿。


光伏平价后,随着技术驱动转换效率的不断提升,利润率有望继续放大。大型风机的产业化加快,工程成本逐步下降。“十四五”规划提出要持续发展9个大型清洁能源基地和5个海上风电基地,大型基地项目正在成为主要安装力量,加速落地。


信托公司应充分发挥信托工具灵活运用的优势,积极探索光伏/风电行业股权投资、投贷联动等商机,将实物资产投资与股权投资相结合,共享行业高增长红利。


第三,抓住股权市场大发展的机遇


2021年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“全面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”,资本市场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,体制改革全面加快。2021年IPO数量和规模再创新高,科创板、创业板、北交所上市占比均超过70%。a股总市值接近100万亿,一万亿的日成交量正常。资本在扩大创新企业融资、引导经济由虚转实方面的作用将日益凸显。


与美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历程相比,中国的证券化率和机构化率与90年代初的美国相似,宏观环境与80年代初的美国相似,如经济结构调整、直接融资比重上升、无风险收益率下降、资产管理/净资产资本化断裂、养老金加速入市等。从1982年到2000年,中国股市有望迎来类似美国的大爆发阶段。


信托公司要抓住股权市场大发展的机遇,积极拥抱资本市场,加大PE股权、定增、可转债等一级/一级半市场业务布局;寻求差异化定位,提高产品在二级市场的主动管理能力;阳光私募业务将迎来大好机遇。


四是商业地产投资机会


中央明确坚持“房住不炒”的原则,从严格的大方向看,房地产调控不变,“去房地产化”的转型路线不变。房地产行业正处于从“政策底部”向“市场底部”的过渡阶段。房企复苏信号尚未到来,现金流紧张。上半年仍需密切关注:政府相关部门和金融实体的支持行动,上半年商品房的销售和去污情况,民营房企发展贷款的步伐,企业自救的决心和行动等。


但随着传统商业地产逐渐复苏,仓储、物流、长租公寓等新业态地产需求旺盛。且写字楼和零售物业空置率开始回落,租金降幅逐渐收窄并趋于稳定,需求持续恢复;电子商务的发展刺激个人消费增长,对高标准仓储物流的需求不断增加;人口红利、政策导向、限购等因素支撑了一线城市长租公寓市场的旺盛需求。


基于房地产行业的发展趋势,信托公司应主动从传统的住房融资向商业地产投资转型,大力布局仓储物流、长租公寓、IDC等基本面长期良好的细分领域。


五是固收+/FOF“非标替代机会


招商银行和贝恩发布的《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》显示,长期来看,固定收益产品是高净值个人最重要的资产配置类型,平均占比50%左右。随着融资信托压力下降,房地产项目持续爆发,高净值人群对产品安全要求更高,私人银行财富货架型固定收益产品供给严重不足。根据市场调研,目前民营银行的财富货架缺少5%-8%的固定收益产品,缺口一般在十亿甚至几十亿量级。


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,FOF公开发行规模合计1885亿,同比增长126%,其中部分债务的低风险FOF增速较快,占比63%。管理规模超过100亿的管理人员从2020年底的3人增加到目前的6人。此外,2021年私募FOF发行数量接近去年两倍,以平安信托为代表的多家信托公司加快布局FOF业务,规模快速增长,成效显著。


信托公司要利用FOF的机会,固定收益加产品爆炸,结合过去非标渠道和客户的优势,定位私人银行非标替代产品,错位与券商/公募基金竞争。



六是信托现金管理产品做大机会


2019年至2021年6月,银行现金理财余额从零爆炸式增长至7.8万亿,随后进入盘整阶段。与现金管理的公募属性相比,信托现金管理是一种私募资产管理产品,在集中度、结构设计、杠杆率、存续期、投资范围等方面更加灵活,能够有效弥补现金管理的供给缺口。


从过去的规律来看,在美联储加息之前,央行的货币政策侧重于服务国内经济,并进行跨周期和逆周期调整。加息后,央行对降息非常谨慎,市场普遍预测美联储最迟或在今年Q3-Q4开始加息。在“稳增长”的目标下,2022年上半年或国内货币政策的宽松窗口将有利于债券市场。


信托公司可以充分利用现金管理巩固和宽松货币政策的双窗口期,加速信托现金管理产品的扩张。


信托业的市场结构和盈利模式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。信托公司要彻底摒弃过去“猫捉老鼠”的被动转型,积极转型“实资产管理、实股权、实服务”,在能力建设、风险管控文化、盈利模式等方面进行全方位变革。